标准与讨论
CD34阳性细胞绝对计数的流式细胞术测定指南
中华血液学杂志, 2015,36(7) : 539-546. DOI: 10.3760/cma.j.issn.0253-2727.2015.07.002
摘要
引用本文: 中国免疫学会血液免疫分会临床流式细胞术学组. CD34阳性细胞绝对计数的流式细胞术测定指南 [J]. 中华血液学杂志,2015,36( 7 ): 539-546. DOI: 10.3760/cma.j.issn.0253-2727.2015.07.002
正文
作者信息
基金 0  关键词  0
English Abstract
评论
阅读 0  评论  0
相关资源
论文 | 视频

版权归中华医学会所有。

未经授权,不得转载、摘编本刊文章,不得使用本刊的版式设计。

除非特别声明,本刊刊出的所有文章不代表中华医学会和本刊编委会的观点。

造血干细胞移植(HSCT)是治疗血液系统疾病、自身免疫性疾病、某些实体瘤和基因缺陷疾病的重要手段之一。在HSCT的过程中,采集足够数量的造血干细胞(HSC)是HSCT成功的关键。但至今为止,尚无一个与体内重建造血完全吻合的HSC体外检测法。早期,人们通过有核细胞计数、集落形成单位(CFU)来计算移植物中HSC/造血祖细胞(HPC)数量,但前者与HSC数量一致性差,后者实验变异性大、耗时长,其临床实用性大大减弱。20世纪80年代,CD34分子在造血祖细胞上表达的发现,为临床HSCT提供了可评估植入最低阈值的强有力工具。尽管近年来体外研究表明,人类CD34阴性脐血组分也有造血活性,然而大量的临床研究证实用富含CD34+细胞组分移植可安全、持久地获得多系造血重建[1,2]。因此,目前临床及实验室仍然是应用CD34+细胞进行HSCT、基因转染和HPC扩增,而流式细胞术计数CD34+细胞因具有快速、简便、可定量等特点,已广泛应用于移植物中HSC/HPC数量的检测及确定采集时机等[3,4,5]。流式细胞术计数CD34+细胞经历了从单参数到多参数分析、从双平台到单平台计数、从各实验室自由抗体组合到商业化试剂盒应用等一系列的演变。1995年血液病治疗与移植国际联合会(International Society of Hematotherapy and Graft Engineering,ISHAGE)成立了干细胞计数小组,致力于寻求一种快速、简便、敏感、对不同的流式细胞仪都有效的流式细胞术CD34+细胞计数方法。1996年ISHAGE采纳了Sutherland等提出的CD45/CD34双色标记多参数累积设门的方法,被命名为ISHAGE方案[5]。ISHAGE方案等双平台计数法先通过流式细胞术分析得出CD34+细胞百分比,再结合血细胞计数仪计数的白细胞数得出CD34+细胞绝对数。不同实验室间的血细胞计数仪可能存在一定的系统误差,洗涤过程中易造成某些细胞成分的丢失,因此双平台CD34+细胞计数法在不同实验室间存在很大的变异性[6]。单平台CD34+细胞计数法是在计数管中加入已知数量的荧光微球,采用流式细胞术获取CD34+细胞百分比的同时,根据获取的已知密度的荧光微球数来计算出CD34+细胞绝对数。单平台计数法裂解红细胞后不需洗涤,不需要采用血细胞计数仪计数白细胞,因此系统误差小,被认为是首选的CD34+细胞计数方法[5,7,8]。无论是ISHAGE方案还是单平台流式细胞术CD34+细胞计数法都需要多参数累积设门,技术要求高。国外室间质量评估资料显示各实验室间的CD34+细胞计数仍存在很大的差异,分析其原因包括未按照要求设置各散点图窗口;随意增减散点图的数量和改变散点图的分析参数;未注意设定阈值的参数等[9]。不同厂家的试剂盒、不同的分析方案、单平台还是双平台、溶血洗涤法还是溶血免洗法以及流式细胞仪的型号等对CD34+细胞计数的结果可能会有一定的影响[10]。为保证各实验室CD34+细胞计数结果的可靠性和可比性,中国免疫学会血液免疫分会临床流式细胞术学组经过反复讨论,制定符合我国国情的流式细胞术CD34+细胞计数指南,供各实验室参考和采用。

 
 
展开/关闭提纲
查看图表详情
回到顶部
放大字体
缩小字体
标签
关键词